南沙区社会资讯网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“这份经历过于沉重……”今天8位上海援鄂医护人员的

发布日期:2020-06-01 00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回到上海一个多月了,我还没有办法去一一回想在武汉的68天,因为这份经历过于沉重。”杨浦区中心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长赵越在台上哽咽着说。今天下午,杨浦援鄂医疗队先进事迹报告会在沪东工人文化宫举行,8位讲述人在台上一边流泪一边讲述,台下的听众一边听一边落泪……

飞机迟迟不起飞

赵越是除夕夜前往武汉驰援的一员,也就是人们口中的“第一批”,目的地是金银潭医院。越早去,面临的未知就越多。第一批的不容易,并不只是少了一顿年夜饭,而是医护人员自己都不知道敌人长什么样子。“大家只能凭着经验去战斗,没人能预计这场战斗会在哪一天结束。之所以要去,只是因为自己是医护人员,是这个职业的使命感和责任感。”

翁超是武汉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杨浦区援鄂医疗小队的队长。他还记得登上飞往武汉的飞机的时候,飞机却迟迟不起飞。原来,各派出单位为每位援鄂队员带了很多物资,以至于行李有11.2吨,远远超过了原定737飞机的运力。“满满的杜邦防护服和部分非常稀缺的防护鞋套、医用防护口罩、头套,都是医院把当时能筹集到的最好的物资留给了我们。”

董天晔 摄

登上飞机的时候,机舱里异常安静,每个人心里都很沉重。这时候喇叭里突然传来了机长富有磁性的声音:“我是机长刘明蒲,代表全体机组人员在这里祝福大家在武汉能够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,待到春暖花开的时候,我再来接大家凯旋回上海……”听到这段话的时候,很多医疗队员的眼泪就流下来了。

怕自己倒在这座城市

到达武汉第二天就开始了排班,一排就是八小时打底的班。这是穿防护服的八小时,在正常情况下,每个班头最多四小时。“为什么要这么排?因为人真的不够了。”赵越说。

作为“第一批”,一切都是未知的。紧张的表现就是过度防护,口罩勒得特别紧,防护服闷得厉害,过一小会儿就缺氧了。头晕,恶心,气喘,也没有办法及时处理。有人憋不住就直接吐在了口罩里,还没办法马上取下来处理。


Power by DedeCms